本站搜索
澳门金沙城官网 澳门金沙城网址 澳门金沙城网站 澳门金沙城赌场 澳门金沙城赌城 澳门金沙城娱乐场 澳门金沙城娱乐 澳门金沙城中心 澳门金沙城中心赌场 新媒体公众号
澳门金沙城下注网址 综合新闻 澳门金沙城盘口娱乐 澳门金沙城官方网 澳门金沙城下注网投 金沙城盘口娱乐 澳门金沙城官方娱乐 澳门金沙城官方赌场 澳门金沙城官方赌城 澳门金沙城官方网址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澳门金沙城娱乐

邢海珍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19-11-07 22:32:28 字体:

  邢海珍,黑龙江海伦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绥化学院中文系教授。文学创作以诗歌为主,兼及评论和理论研究。曾出版诗集《远距离微笑》、文论著作数种。

  黄河路

  诗人说黄河之水天上来

  水没到,一个名字落在这

  条街上

  黄河路一时涛声四起、水光潋滟

  地平线

  在一座小城串起朝日和夕阳

  南北走向,是天南地北的襟怀

  贯通数十里故土

  驰骋的山河就在我的门前

  拂却红尘

  打开一个喧嚣的天地

  车流和人声、时光和速度

  一次次唤醒我

  在哈尔滨和松花江之北

  有二百里春风一路扑面

  直指遥不可及的乡愁的方向

  黄河路

  望断天涯,望不断那条远方的河流

  一忽间残秋已去,心中的大雪

  正堆积往事茫茫,或沉沙无限

  在古老的水声中收集柳絮杨花

  浮生是浪,花若鸥鸟

  梦入黄河,然后排遣昨日的相思

  夜静更深的故乡

  一条黄河去了,只留下路

  在这个宁静的小城

  亲人们渐次走散,但风景

  尚在

  前世今生亮起灯盏

  黄河路醒着还是难以释怀

  我自沉默无言

  春天向北来

  这些年来

  我不断地放大着故乡

  从一条小河、一个村庄开始

  那是几十年的脚步和心情在一个大国的土地上来回行走

  广阔的黑土平原,我看着

  四个季节不断轮回

  秋风移动,中秋之月

  切割收成也切割腊月

  那个庄重的节日,怎样被

  寒冷包围,谁在梦中告

  诉我故乡的消息或春天向北来

  秋风移动,中秋之月

  切割收成也切割腊月

  那个庄重的节日,怎样被

  寒冷包围,谁在梦中告

  诉我

  故乡的消息或春天向北来

  冬云逆转,把厚厚的雪被铺向桃花千里的江南

  我没有离开故乡

  只是兜了几个小圈子

  或者是

  在原地打转

  春天向北来,我听种子在

  暗中发芽

  母亲的一声叹息,

  穿过墓地

  如今已成我心中的风雨

  儿行千里,故乡不断扩大

  脚步踩着一片晴空

  春天向北来,我等待着

  掀开清明的表情与母亲

  相见

  一个人的康桥

  汉字之上,西天的云彩不会散去

  你梦的康桥已成诗的经典,夕阳或者水草

  都是徐志摩的名字,路在桥上,梦在水中

  睡去是柔波百年,醒来是星辉万里

  在异乡的路上

  身后的方言和辩白,早已随春天走远

  一只麻雀两只麻雀,接着是一群麻雀

  如果翅膀掠过故土,就是为了

  找到当年的屋檐

  

  写,从黄口小儿开始

  直到写成一把年纪

  写母亲的眼神儿,写自己

  的心气儿

  写光景或写前程

  写来写去,文字越发潦草

  写一片春风,从地平线的另一边吹来

  写满山绿色,

  涂染我的夏天

  匆忙间把秋写成金黄的一季

  忽然又写出一场大雪,覆盖了一切

  写尽了青春,而后就是

  老年

  从黎明开始,颜色越写越浅

  走回黄昏时,感慨越写越深

  母亲不在了

  她的眼神儿越写越远

  直到天地一片苍茫

  我看见月牙儿挂在树梢上却无法写圆

  小乔

  折戟沉沙,而后俏丽的白云上升

  江上大火熄灭,谈笑间,美女转身

  把大唐的绝句打开,早已不是三分天下

  羽扇纶巾周郎去也,小乔在念奴娇中

  看楚天云雨,浪花轻咬芳唇

  小乔——小桥

  在谐音的情境里注视流水与行人

  明月磨洗千年,此时春来华夏

  大地的一部分

  你是大地,你是大地的一部分

  星空之下我们睡去,而沉重的大地醒着

  湖北之南,端阳之梦,长江压低了水声

  上升或者下降,大地在平稳中运行

  不去惊扰确切的地址,一夜平安

  星光之下把史卷翻开

  为明天,楚辞长出新鲜的绿叶

  在山东我想起孔夫子

  飞机起落,云上云下一路向南

  当长了翅膀的梦醒来,

  此时已是山东

  加速度的时代,青岛、诸城、威海、烟台

  一路车轮滚滚,我未登泰山,却小了鲁国的天下

  在山东,把目光拉长三千年,我想起孔夫子

  时间的上游,也是诗的上游,诗三百

  听见一声久远的叹息,所谓逝者如斯是也

  远望曲阜,那是一部《诗经》的高处

  我看见高举《论语》的人,与诗站在那里

  想起一个人,想起一个与诗有关的人

  在山东,我一路走来

  遥望泰山,心中北斗昭然

  神谕的风中,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古典的人心,芳草漫上竹简,我们找回

  冥冥四月的静女,找回一片诗中的春天

  水路山程多么悠久,一位老人走向远方

  一代大师往来古今,从容迈动风雅颂的步子

  我想起孔夫子,感念他对诗的关怀

  在山东,因一个人

  历史有了风景,诗歌有了来路

  喜鹊在枝上

  这几只叫醒阳光的鸟

  这几只搬运春天的鸟

  此刻在枝头,抬高了土地

  和故乡

  叽叽喳喳的几行文字

  在说话与歌唱之间

  便与冬天的表情达成谅解

  喜鹊在枝上,我听见它们说话

  在远处的林中有一只乌鸦孤独地叫了一声,而后

  伸开翅膀飞走了

  冬天的羽毛梳理一场大雪春风慢慢地喘息着

  喜鹊抬头

  看见时间的流水正深深

  浅浅

  洗涤世界和人生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